我的家训 | 忆寻家训
发布时间:2020-04-20点击数:661

朱彩琴

 

那天早上,我突然接到一个任务,说是写一篇关于“家训”的文章。我有些茫然,午后翻遍了家中的犄角旮旯、存年旧货,可惜老辈们没有为我留下与“家训”有关的只言片语。

 

于是,我只得一个人躲进陋室书房,翻开厚厚的相册,打开记忆的闸门,开始追忆与“家训”相关联的点点滴滴来。

 

 

从母亲的口中得知,我刚出生没几个月,父亲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孤儿寡母的生活,个中困苦难以言说。但母亲很坚强。虽是一个农村妇女,没有文化,但她贤德兼备,从不因为穷而贪小,也不会因为穷而没有志气。母亲常常用自己一双灵巧的手,帮助村里的伯母、婶婶裁剪衣裤、鞋样,编织毛衣。母亲的淳朴给小时候的我,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

有一年夏天,我和一群六、七岁同伴到隔壁伯伯家的农田里偷摘西瓜吃。被发现后,伯伯没有跟我们计较。而我当时不知道怎的,还死不承认,母亲气得狠狠地揍了我一顿。她边打边哭着说:“家里虽穷,但做人要清清白白,别人家的东西不能拿。”接着她又说,“做错事不要紧,但人一定要诚实!”。这是我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受过的棍棒教育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受到过母亲的责打。这不是说我没有犯过错,而是我明白了犯错不要紧,关键要勇于承认错误、改正错误。后来我也常用这句话教育女儿。

 

我成人以后,离家去上海教书。母亲送了我一件,她亲手编织的绒线衫,十分好看。同事们见了,都赞不绝口。于是我便央求母亲教我。结果母亲只教了最基本的针法。由于忙于工作,我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”,不仅编织成果寥寥,技艺也几乎荒废。后来,女儿出生了,就想拾编织手艺,好给她打扮打扮。我再次向母亲求教。不想她却说:师父领进门,艺成在个人。我只好沉下心来,自己琢磨,苦练技艺,居然练就了一手编织好手艺。现在回头想想,母亲的话是多么有道理啊!以至于后来女儿长大,想学编织。我也像母亲一样,只教基本针法,并附送上母亲当年的原话。

 

那年,从上海回到黄渡教书。因为环境变了,岗位不同,学生不同,有一段时间我有些心烦意乱,导致工作不顺。这时母亲开导我说:你努力、用心了吗?不同岗位都能干得好,你才是一名好老师。一语惊醒梦中人!母亲的简单话语,让我受益匪浅。我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。期间,我的工作岗位又换了好多次,中间还有一段时间离开教育系统,去敬老院工作。但不管岗位如何变化,我都能很适应并胜任。

 

 

现在,我退休了,最高兴的事还是经常回幼儿园,与一群群天真的孩子嬉戏玩耍。每次他们都会围着我,亲切地叫“嗯娘”;最开心的事是经常与也走上教师岗位的女儿,两人一起小聊聊、小闹闹,说说为人师表的心得。

 

忆寻往事,历历在目。从中,我深切地感悟到:言要诚,行要专,身要正,教要实。

 

这,也是根植于我们家一代又一代人心头的家训吧?!

 

(嘉定区关工委推荐)

【关闭】

上一篇: 书雏爷叔聊家风

下一篇: 我的家训 | 身教重言教 家和人未老

版权所有2016  上海市关心下一代网站   地址:上海市岳阳路265号   电话:64371946   邮箱地址:shggw0570@126.com   沪ICP备08012383号-3